赵超

太湖县到底有多少非法营运车辆?当地有关部门采取了哪些措施?带着这些问题,记者来到了太湖县运管所。

“黑车估计有数百辆,具体没有统计过。”太湖县运管所副所长黄小毛告诉记者,“太湖县众多农村都位于山区,几家客运公司只能保证一些主要线路,很多散落在支线上的村庄不可能直接乘坐农班车。一些农民看到了这个市场,开始大量购买车辆跑黑车。”

黄小毛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,“比如,前段时间我们曾查处到一辆非法营运车,扣车后,车主就把他老娘搬到我办公室住了三天两夜,你说怎么办?后来通过乡政府反复做工作,他才把老娘接回去。”

针对赵超等人的反映,记者暗访发现,太湖县确实存在很多黑头车,但因取证难,查处往往都不了了之。

近日,有太湖县读者反映,当地的正规农村客运市场十分冷清,而非法营运的黑车却生意红火。记者调查发现,太湖县涉嫌非法营运的现象绝非个例,让经营农村班线的企业叫苦不迭,一度联名上书求整治。而当地运管部门对此现状也显得颇为无奈。

“地形复杂,证据不齐,处罚也难以震慑车主,要遏制太湖县的非法营运车辆泛滥现象,一个字,难!”黄小毛无奈地表示。(市场星报)

“明明看到给驾驶员钱了,他说是还驾驶员欠款,或者叫他带货。”太湖县运管所副所长黄小毛向记者讲述了查处之难,“即使有乘客配合,承认搭载黑车的事实,我们也对车辆进行了扣押,但最后的处罚也很难到位。”

“黑车车价和正规车基本持平,而运营时间灵活多变,对我们这些正点发车、走固定线路的正规客运公司冲击太大了。”太湖县顺通客运公司负责人王俊告诉记者,“5家公司曾联名向运管处反映请求查处,但整治效果一般。”

赵超,太湖县太易客运公司负责人。据他介绍,太湖县跑农村客运班线的公司共有五家,“除了我们,还有顺通、泰安等,现在都被黑车搞得撑不下去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