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想开一家服装店

在一家瓶盖厂待过3个多月,厂子效益不好,很快他就失业了;在河南一家养殖场放过羊,因为养殖场被占地,他又被迫离开了;在一家餐饮店干过,这也许是他最长久的一次打工经历,一年后因为经济裁员他又首当其冲;他还在一家服装厂干过库管,但因为歧视残疾人,厂里发劳保服装、职工加薪,却没他的份,他争取无效后愤而离开……

“我很想开一家服装店,自己养活自己,以后有更好的学习机会……”黄埔梅用并不是很清楚的语音向记者描述着自己未来的计划。

同样,36岁已经是成家立业、结婚生子的年龄,可对于黄埔梅来说,这些都是奢望。从6岁时被辗转送到市第二社会福利院,她已经在这里待了30年。

这些普通的计划却让福利院护理部主任姚红勋觉得心中酸楚,“太难了,进货、挑选服装,没有创业经费,对一个普通人来说都会吃力,对一个身有残疾,还需要人照顾的残疾孤儿又谈何容易!”

今年25岁的高帅(化名),在西安市第二社会福利院已经待了10年。因为先天性弱视,坐在教室的第一排都看不清黑板。他没有完整地接受过义务教育,只是断断续续地有过一些学习。

(责任编辑:石兰)

她患有脑瘫,同时下肢残疾,行动只能靠轮椅,吃、住、行靠人照顾。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多病多灾的孤儿,从18岁时开始,硬是跟着电视、广播、护理员学拼音、学认字,如今她可以写诗、写散文,甚至可以在电脑上用一只手敲出自己的作品。

种种尝试,兜兜转转五年多,高帅还是回到了福利院。考虑到高帅只是视力不好,福利院安排他去陕西自强中专学习针推按摩。